首页 > 资讯 > 最新资讯 > 正文

张帅锋:站在四十的门槛儿上

文章来源:大手笔网 作者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8-02-22 14:38:16
带着思想上路,为了理想赶路。

——题记
 
不用掐指或列式,很容易就能算出2018减去1978的答案是多少。这就意味着,我已经踏上四十的门槛儿了。除夕之夜,我心不在焉地看着屏幕里卖力的表演,思绪早已飞到几年前。
 
那段时间,我原先所在的单位兴起“驾照热”。伙计们劝我说,趁年轻,赶紧学,年龄越大越不好弄。我不以为然。又过了些时日,眼见伙计们驾照到手,有的连车也开上了。在妻子的催促下,我这才趁“五一”长假在县城某驾校报了名,想在暑假好好练练。
 
到了暑假,驾校里人满为患。教练把我们分成两组,上下午各轮半天,按签到顺序练车。记得那是在练“半坡儿”,我和一位老兄正坐在石板上聊得起劲儿,忽然听到一声:
 
“叔,轮你啦!”
 
我继续和别人聊。
 
紧接着,有人推我一把说:“叔,该你上车啦!”
 
回头一看,是一位姑娘。我这才意识到人家是在喊我。一瞬间,脑子轰了一下。以前总听孩子喊我“叔”,没想到今天竟有成人也喊我“叔”!坐在车上,脑子如浆糊一般,等了半天轮到的一把练得一塌糊涂。
 
下了车,那姑娘仍在。或许是别人提示了什么,她问我:“叔,你今年多大啦?”
 
我估摸着她是一二十岁的大学生,就说:“四十多啦!”
 
“咦,俺爸妈也四十多了,我咋觉得你比俺爸妈显年轻哩?”
 
“嘿嘿!”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算是回答。
 
时至今日,那姑娘的模样我是一丝也记不得了,而那声“叔”却常常在我耳畔回响。我常时不时地埋怨她:一声“叔”就把我喊老了。如今,我正想赖在青春里不走,时光老人却无情地扯着我的衣角,把我拽到了四十的门槛儿上。
 
金圣叹有言:“四十未仕不应再仕”;钱玄同放狂话说:“四十岁以上的人都应该枪毙”;辜鸿铭则颇有深意地告诫世人:“男人四十岁以前不该写书,写出来的也都是废话”;胡适在《四十自述》中大谈他逢人就劝人赶紧写传记之事。不管名流所言是否算数,但也都暗示一点:四十对于人生有特别的象征意义。
 
而关于“四十”的论述,最有名的莫过于孔圣人的话: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学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……”此时读来,格外不服,我就想:孔老夫子不是在骗人吧?我已经四十了,怎么还有这么多“惑”?
 
思来想去,只好安慰自己:人的悟性有高下,有人是顿悟,有人是渐悟,有人是大彻大悟,有人是执迷不悟。孔子是圣人,所以是大彻大悟。“四十不惑”是圣人在分享自己的心历路程,而我等皆凡人,四十有“惑”很正常,也就宽慰多了。
 
“惑”虽然依然存在,但到了这个年龄,我还是逐渐认清了一些人,理顺了一些事,想通了一些理的。我也曾尝试探求如何不为外物所“惑”,如何减少心中之“惑”。最终,还是从《论语》中寻得蛛丝马迹:“学而不思则罔”“知(同智)者不惑”。依圣人的教导,多思考,做一个有智慧的人,是走向“不惑”的通道之一。
 
站在四十的门槛上,又想起叔父对我说过的话:带着思想上路,为了理想赶路。是的,我真该好好考虑一下今后的路如何走,好好思量一下生命的意义了。
 
若论生命的意义,闻一多先生的《色彩》颇有几分味道。诗歌不长,我不妨也做个“文抄公”,照录如下:
 
生命是张没价值的白纸,

自从绿给了我发展,

红给了我热情,

黄教我以忠义,

蓝教我以高洁,

粉红赐我以希望,

灰白赠我以悲哀;

再完成这帧彩图,

黑还要加我以死。

从此以后,

我便溺爱于我的生命,

因为我爱他的色彩。
 
诗歌的最后几句最能触动人的灵魂,警醒我们珍惜余生。人生苦短,修行路上,没有等出来的辉煌,只有走出来的精彩。唯有不负时光者,方能绘就更为绚丽多彩的人生画卷。
 
2018年2月21日(农历正年初六)
 
QQ截图20180222085718.jpg
 
张帅锋,号紫云山人,中学语文教师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。现兼任中原采风头条号主编,华夏艺术网等网站特约编辑。其主编的《考场作文高分利器》曾获2015年度市优秀教育教学成果(著作类)一等奖。